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城拟人设存档5.1

为什么是5.1呢因为……5只有名字和名字来由设定,这两天又把详细性格给写了写,先丢苏家的四只,宁镇苏扬,外加一只杭州。

说实在的大家都姓王实在太奇怪了,但是因为是给黑塔的同人想的人设,所以就先这样吧,要是哪天我想起来要写单纯的城拟的话,会给他们换合适的姓氏的。

南京

王越,字子扬,越王勾践令范蠡筑越城于长干里,为今南京主城区建城之始,因以为名。字出自《尔雅·释言》“越,扬也”。又,古扬州州治几度设于此,故隋以前典籍中常称之为扬州。

六朝古都,现任江苏省会。经历数度繁华起落,养成了沉稳持重的性格,和灵动飘逸的江南诸城画风不太一样。为人处事温和守礼,有时会显得有些保守。性喜沉思,又经历过太多自己无能为力之事,难以释怀,所以有一股悲天悯人的情怀在内。实际上倒并不像外表看起来这样保守,颇能解浮生之趣,惯能于忙里偷闲,闲中作乐。

虽然是省会,但是对本省内在经济上的影响力还比不上蕙绸,政治文化上大家也不太理他,反倒对隔壁安徽省的辐射作用大一些,加上当年朱元璋定都于此的时候带来了不少皖家的影响,所以时不时会被苏家其余城市群嘲“你个安徽省会不要插手江苏内务”。

能写一手漂亮的瘦金体,喜好金石,没事喜欢往南博跑,能顶一个古典文献专家。

这两年因为家里出了一个知名的警察蜀黍,导致他也会被宜之她们戏称为“婆婆”,几度反抗无效之后被迫接受了这一现实,但还是希望她们能别这样叫自己了。


镇江

王宜之,字希润,出自《小雅·裳裳者华》“左之右之,君子宜之”。又,周康王封宜侯于此,为建制之始,隋唐时名润州。

自古以来的兵家重地,历代往往驻兵于此。受此影响,性格慷慨激昂,行事直率果敢。古时候喜欢女扮男装方便出去活动,现代喜欢作中性简洁的装束。

地处长江南岸,长江运河交汇之地,和子扬一样,历史上数次衣冠南渡都是重要的落脚点和中转站,因此虽然身在江南,但是受北方文化影响很深,米面通吃,甜咸不拒。自古以来皆为江南重镇,三国时当过吴都,民国时当过省会,但建国后因为行政区划调整,加上一直没有找准自己的发展模式定位,所以逐渐衰落,现在在苏家的十三座城市中变得非常不起眼。这种落差让她挺沮丧的,有时候谈起来不免有点心态失衡,只能以自嘲排解。好在本性还算洒脱,所以自嘲完了也就算了。

因为算半个行旅出身,所以有一身好功夫,有人敢惹她的话她的反应一般是“能动手就绝不废话”,本田菊也在她这里吃过苦头。不过也并不是只会喊打喊杀,她的诗书造诣也颇为可观,只是平素并不以此自矜,她的行事风格也时常会使人忽略这一点罢了。


苏州

王蕙绸,字文懿,出自屈原《九歌·湘君》“薜荔柏兮蕙绸”,陆机《吴趋行》“文德熙淳懿”。又,“蕙”喻其人蕙质兰心,“绸”谓苏州盛产丝绸。

清丽温婉的江南女子,为人处世含蓄内敛,才思敏捷,遇事往往能一语道破症结所在,文采为华夏第一(状元出得最多的地方)。和别人有分歧时往往倾向于使用委婉的方式表达意见,给人一种很软的感觉。但实质上在柔和外表下隐藏着极其刚烈执着的个性,平时很好说话,一旦涉及原则问题就决不妥协,堪称外柔内刚的典范。

喜好园艺,日常生活中会花很多巧妙心思,是个活得很精致有雅趣的人,但是并不如外人揣测一般擅长刺绣,因为刺绣穷极精工要耗费太多时间,而她身为经济重镇,事情很多,分不出那个精力。刺绣上她仅能随意绣些小玩意儿,一般不太拿出来献丑,反倒在书画上是一把好手,能画一笔出色的工笔花鸟,经常会被绣娘借去当绣样。

近年来发展神速,几与作为省会的子扬渐成分庭抗礼之势,成为苏家“大内斗省”的又一实例。不过虽然家里人喜欢嘚瑟,她本人倒不是很在意这些。


扬州

王维舟,字梦得,号月眠,名与字取自隋炀帝御舟南游之典,及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之句,别号取“二十四桥明月夜”、徐凝“天下三分明月夜”诗意。

一座慢节奏的城市,于是养就城市化身本人不急不躁的个性。潇洒倜傥、温文优雅,颇有诗酒风流的文人气韵。非常懂得享受生活,早起泡茶馆、晚上泡澡堂都是例行公事,丝竹评弹也颇能赏鉴,但因为几百年下来听得多了,耳朵养得很刁,除当世名家之外,很少有谁能入得了他的耳。

除了冬天,平时总有一把折扇随身,被人说装模作样也绝对不放。扇面是当年郑板桥的手笔,绘丛兰怪石,并有题诗印鉴,也算得上珍稀文物了。但他从来不把它当文物,倒是子扬一直试图把这扇子拐进博物馆,未果。

喜莳花,最得意的有琼花、芍药二品。爱花几近成癖,曾经干出过露天睡在花园里等当年第一朵芍药开花的事。

身为淮扬菜系掌门人,烧得一手好菜,由此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对食物也非常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说的就是他。时不时地大家会一挥手说:“今天维舟又做好吃的了,咱们蹭饭去!”有蹭饭的来者不拒,但是被蹭完之后会面带微笑地算账收钱。不过,对于特别熟的那几个,虽然次次都说着要收钱,却从来也没真的收过。


杭州

王镜如,字清嘉,“镜”意指西湖而言,“清嘉”出自柳永词《望海潮·东南形胜》“重湖叠巘清嘉”。

外貌明艳动人,是与蕙绸齐名的江南双姝,比之恬淡安逸的蕙绸更多一份亮眼与活力。活泼喜动,善为笑谑,周围人基本都被她的玩笑捉弄过。身为南宋都城的那些年里养成了一股优渥从容的行事作风,但内心其实为了这半壁残山剩水而痛苦非常,只是从来不肯让人看出来。好在现在世无兵戈天下太平,所以给人的感觉就只剩了纯然的笃定安然。

十分擅长在忙与闲之间把握平衡。发展上颇有锐意,敢于尝试新鲜事物,近两年电商做得风生水起,ACG产业也玩得很溜。同时又是知名的花园城市与休闲城市,四时循例访景,几百年下来也不腻,曾经说过“我有西湖就够了,不需要再筑什么园林”,连自己的名字也是由西湖而来。

和蕙绸之间有一种微妙的竞争与惺惺相惜感,刨去这一点不论的话,平时倒也是不错的姐妹淘,会帮着挑衣服什么的。不过她俩都不缺钱,最后结果基本是全都买下来了。

喜欢喝茶,居家常备明前龙井。不管是什么茶,一品即知产地,凭借这一手绝活震慑过很多人。




几句废话:

稍稍看了一下tag下别的同好写的人设,感觉自己的脑洞方向和不少人不太一样。虽说人设这个东西么自己爽就好,但是作为一个非得把所有想法都倒出来才爽的人,索性让我多扯几句。

关于南京。其实就我平时与宁家人接触的印象来看,我还是挺赞同一些同好写的二且欢乐的形象的。然而我依然选择了较为沉稳的性格设定,有一个缘故是那时我已经设定了冲动直率的宜之和风流潇洒的维舟,需要有一个沉稳的压阵。但更多地是由于我想到金陵帝王州这两千多年来的兴衰风雨,子扬经常是地区的政经文中心所在,他背负的责任比别人重,见过的惨烈与抉择比别人多,所以难以释怀是理所当然的事。当然,要是我写欢脱日常向的话,指不定也会让子扬二一二的。

关于镇江。这是我的家乡君,所以难免会多倾注一些感情。如设定中所写,她曾为江南重镇,但现在比之当初已是衰落了,而当初的兴盛又去今未远,所以她会有很大的心理落差,心态难免偶尔失衡。自恨不成器也是很多镇江人会有的心态,但是我的家乡人普遍还都算看得开,所以设定宜之会以自嘲排解。因为是兵家要地,加上我很欣赏这种性格的女孩子,所以最终就设定成了直率能打的帅气妹子了。

关于苏州。其实蕙绸的人设特别好写,因为苏州千百年下来变化不大,一直走的都是那个路数。我只是额外特别强调了柔中带刚这一点,这算是我对整个江南文人精神内核的一点执念吧。看似柔弱,却有不可摧折的脊梁,宁死也要拼尽心头的一点光和热。苏州有园林,作为文人精神家园的寄托,来诠释这一点再恰当不过了。

关于扬州。貌似大家设定的扬州一般都是妹子?我把维舟设定为男性的最大理由是,扬州在我内心的印象,是由杜牧和姜夔的诗才词笔勾勒而成的。所以扬州的化身对我而言,与这两位文人仿佛差是,所以我还额外设定了个文人似的别号。扬州是出了名的休闲城市,但历经的战乱兴衰并不比谁少。所以我设定他有一种游戏人生的态度,但这是看透百态炎凉之后的返璞归真,而非少年浪荡。所以虽然同样历经沧桑,但面对往事,他要比子扬和宜之能看得开。这种潇洒红尘的风流雅少形象其实还蛮戳我萌点的~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