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则阮】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01-04)

大概是一年前 @披荔从文狸 的点梗,两个非人类的奇妙相遇,各种原因导致我拖到现在才写。。。也是看电视剧电影都在拍了,无论如何得赶在上映之前写出来,否则到时候tag被剧粉屠版了我找谁哭去

不过说到底我论文搞不定于是扭头摸鱼的毛病大概是不能好了,我导师到现在还没打死我真是奇迹

标题是我放弃治疗的结果,反正肯定不虐,我用我八辈子的良心做保证


————————我是分割线————————


01

太平街有一家书店。

店面装修十分简洁典雅,踏入店门,便会感受到身与心的宁静放松。说是书店,店主人却颇别出心裁,在店内辟出一块区域,安放懒人沙发及各种抱枕坐垫。买书的人如果愿意,可以坐下来,安安静静地阅读。读至心会神通处,如果想寻人交流,店主也会非常乐意奉陪。若是遇到言谈甚为相得的客人,店主还会拿出亲手制作的拉花咖啡来招待。

店里有一只银虎斑猫,不知出于什么道理,名字叫做锦鲤。挑选书籍的客人们时不时能看见它优雅地行走在书架和抱枕之间,见人亦不惊不避,心情好的时候由着人抚摸两把,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尾巴甩过去,只给人留下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锦鲤十分懂事,从不拿架子上的书籍作猫抓板之用,唯有一样,每当店主人端出拉花咖啡的时候,它总会试图抢在客人前面去尝尝咖啡的味道。店主每每将咖啡挪开,和颜悦色地劝告:“你不能喝这个,会中毒的。”锦鲤端坐在柜台上,喵喵叫两声,看主人没有通融的意思,便也只能扫兴地跳下柜台,去玩给它安置在墙角的猫爬架了。

这家书店店面不大,书籍种类自然难称齐全,不过,店主的着力点也并不在此。他选择书籍的品位颇佳,店内书籍颇多小众冷门的精品佳作,往往能让爱书之人发掘出一二惊喜。这些林林总总的理由汇聚到一起,加之店主容貌风度俱佳,开张一段时间之后,这家名叫“逸尘居”的书店便在这座城市的阅读爱好者中积累起了名气。由于书店本身定调的小众性,并不曾出现宾客盈门的景象,但一日之内,总是不断有客人光顾,偶尔还有些社团会选择在这里举行读书会。

对此,夏夷则——也就是书店的主人表示十分满意。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情况的话,接下来十几年的时间,他都打算在这里度过了。

 

 

02

逸尘居的对面原先是一家卖小饰品的店,因为经营不善,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关门大吉。在一个初夏的清晨,夏夷则拉起卷帘,打开店门,准备迎接新的一天的时候,突然发现对面那家已经沉寂了一个月的铺面,居然在一夜之间焕然一新。

店铺橱窗擦得干净透亮,门口挂了一个鲸鱼形状的铸铁风铃,在清凉的晨风中发出清脆的响声。门边放着一个木制花架,上面放着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盆栽。门半掩着,隐约可见店内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忙碌。

大概是新开了一家花店。夏夷则想着,又细细打量了一番对面的店面,习惯性地通过门面布置来推测店主乃何许人也。清新淳朴的风格,应该是个脾气很随和的人;细节处可见用心,大概在某些方面会比较执着……

他兀自思考,冷不防对面的店门忽然开了,店里走出来一个抱着水壶的姑娘。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翠生生的裙子上,也照在她活泼的面孔上,使她看起来就像一株吸饱了阳光雨露、无忧无虑地舒展着叶片的绿萝。他来不及收回视线,和姑娘撞了个正着,她粲然一笑,扬起一只手臂,用唱歌那样悦耳的声音说:

“你好呀!”

夏夷则觉得自己看到了精灵。

“你好!”他说,希望自己看起来不要显得太狼狈。

半个小时之后,绿裙子的姑娘捧着一盆石竹,像是从地里长出来那样,突然从夏夷则的柜台前面冒了出来。她把花盆放在柜台上,摸了摸那娇柔俏丽的花朵:“你的店太素净啦,添一盆花,才有生气呀。”

“我——”看在无辜的石竹花,也可能是看在姑娘的笑脸的份儿上,夏夷则败下阵来,“好,多少钱?”

“不要钱,这是我送你的,”姑娘笑盈盈地望着他,“我叫阿阮,交个朋友好不好?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对了,初来乍到,还请多多关照!”

拿人手短,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书店还没有访客到来,夏夷则的拉花咖啡第一次端出来招待了不是书友的人。锦鲤好奇地围着阿阮的脚边转了两圈,收了爪尖,用肉垫去拨弄她裙摆上的装饰。阿阮有意逗猫,踮起脚尖原地转了个圈,裙摆飘飘然地撒了开来,锦鲤跟着跳起来去扑,乍一看,倒好似一人一猫在相对起舞。

“真可爱!”阿阮大为惊叹地蹲下身来挠了挠猫耳朵,锦鲤就着这个姿势蹭了蹭她的手心,十分大方地躺下亮出了肚皮,呼噜呼噜地等她来摸。

“……”端着咖啡出来的夏夷则看见这一幕,一时间忍不住怀疑这究竟是谁的猫,连他都没有过这种待遇!

他给阿阮做的拉花咖啡是猫咪图案,阿阮把杯子捧在手里,左看右看,简直不忍心喝:“夷则,你的手可真巧!”

现在阻止她使用这个过分自来熟的称呼大概已经来不及了吧,已经有过一次类似经历的夏夷则绝望地想。不过,或许也没有什么不好,他握拳搁在唇边,轻咳一声:“快喝呀,凉了就不好喝了。”

阿阮小小地呷了一口,冲他吐了吐舌头:“抱歉呀,我只是觉得咖啡的味道太苦啦。”

“你不喜欢吗?”夏夷则感觉自己被某种微妙的惶恐抓住了心脏

“没有没有!你别误会!”阿阮慌忙摆手,险些打翻了杯子,“我只是不喜欢苦味的东西,你说人类——我是说,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折腾自己,有那么多好吃的不吃非得吃苦?”

夏夷则稍稍松了口气,谨慎地把每一个字都斟酌过,才开口:“那你明天过来,我给你带样别的东西,作为对你的花的谢礼,如何?”

“好啊。”

回答他的,是比那盆石竹还光彩动人的笑脸。

 

 

03

太平街的街口,离逸尘居几百米远的地方,有一家面包房。

面包房有一个让人一脸懵逼的名字:不要打雷。据店主乐无异说,这是他从一部迪士尼动画里得到的灵感。“你看瑞米,为了美味的蘑菇,差点被雷劈。作为一个面包师,对美味的追求怎么能比不上一只老鼠!”他振振有词。

夏夷则无言以对。

乐无异手艺精湛,各式糕饼甜点——无论中式西式——全都手到擒来。店名虽然使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诱人的烘焙香气和陈列在橱窗里的糕点本身就是最好的招牌。几乎每一天,乐无异的店门前都会排起长队,最夸张的一次,甚至一直排到了夏夷则的书店门口。

夏夷则与乐无异的交情始于一本菜谱。乐无异为了找它,搜遍了某宝某东某夫子,也跑遍了能跑的大小书店,却始终一无所获。就在这时,逸尘居悄然开张,乐无异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前来一试,当时店里也没有这本书,但夏夷则在听完乐无异的大倒苦水之后表示,他可以试着帮忙找找看。

半个月之后,当乐无异应约再度来到逸尘居时,夏夷则果然拿出了那本他寻觅多时而不得的菜谱,乐无异当即欢呼一声,就差把夏夷则抱起来原地转个圈了:“夷则,你简直是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

“我不是菩萨,我是她莲花池里养的鱼,行了吧。”夏夷则一脸无奈地看着乐无异上蹿下跳,把锦鲤吓得窜上了柜顶不肯下来,“以及,请别叫我夷则,我——”

“那叫你什么?夏公子?夏少爷?夏老板?我说夷则,能不能不要这么生分——”

不管这开头是多么折腾,两个人算是结成了一种奇妙的友谊。有什么好书,夏夷则会为乐无异预留,而乐无异也时不时带些自制的点心送给夏夷则。夏夷则想为阿阮带的“别的东西”,正是乐无异的私房点心。



04

这天书店打烊之后,夏夷则直接去了乐无异的面包房,毫不客气地点名要乐无异明天给他做一份芒果班戟。这季节芒果正应季,甜蜜的点心,想必阿阮那样的女孩子会喜欢。

听完前因后果的乐无异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把夏夷则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打量了一遍:“夷则,你这是,恋爱了?真不容易啊冰凌酥山居然恋爱了!”

这两年光顾逸尘居的女性顾客中,不乏对夏夷则颇为青睐之人。但接触一多,她们便发现这人极其难以攻略:与其人相交如沐春风不假,但春风是无差别地施与每个人的,温文可亲的表象背后更是无法跨越的疏离界限。时间久了,便趋而往者多,决而胜者无。这回夏夷则竟主动为了一个女孩来向乐无异讨私房甜品,不能不令乐无异咋舌。

“我……我不知道,”夏夷则颇踌躇了一阵,才给出回答,“她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我想试着多去了解她。”

“不用说了,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我懂,”乐无异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正好闻人说想吃黑森林蛋糕,我待会去买樱桃的时候顺便把芒果也给买了——你明天什么时候要?我卡着时间做,保证你拿到手的时候口感最好!”

其实,若细论起来,夏夷则当初对乐无异说的那句话倒算不得撒谎。

他确是条鱼,只不过不是观音菩萨莲花池里的鱼。作为一条才修炼了三百年的鲤鱼,菩萨到底存不存在这个问题,他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据说建国后就不许成精了,即使真的有菩萨大概也不许入境,夏夷则只能暗自庆幸,嗯,还好他是早在那之前就成精了的。

作为妖怪,夏夷则和别的妖怪不太一样,比起找个名山大川窝着修行,他更喜欢混迹于普通人类中间,像个普通人类一样过日子。连成精都不许了,还指望能飞升吗?他看着那些为了渡天劫耗力劳神的同类,忍不住想,你们啊,真是图样!

话是这样说,他倒也从来没有对人坦白过自己的身份,平时也很注意隐藏自己身上的妖气。毕竟,谁知道哪个街角里会不会突然冲出个和尚道士之流,想要维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

人妖殊途,过于悬殊的年龄差距更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夏夷则还是条不能化成人形的小鲤鱼精的时候就听过前辈告诫,万万不可对人类动情,否则到最后伤心的只有自己。试想你深爱的伴侣一朝逝去,而你却必须独自面对未来的漫长岁月,那是多么凄凉而可悲。

有鉴于此,夏夷则在与人类的来往中,一直把握着一个恰当的度,不让自己倾注进去太多感情。只是现在看起来,阿阮的出现要让他打破这个度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他摇着头轻轻笑了笑,情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既然让他遇到了,总得去试一试。更何况……

他告别乐无异,回到书店楼上自己的住处,看着对面同样已经打烊的花店,轻轻叹了口气。

人家姑娘,还不一定会喜欢他呢。



TBC



ps.我就说为啥要还债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这个标题!今天拿到了兔子的乐夏甜本3,突然发现里面有一篇就是这个标题23333333333333我的记忆力果然坏掉了【突然消沉

评论(1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