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有个比自己长得还嫩的老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一个没头没尾的段子,依然民国AU,和风雨如磐暗故园是同一个背景,时间线接在那篇之后,不过不看那篇对理解也没有影响

出场默雁师徒组,还有一句话的默杏

红杏入学的时间是1934年

梗来自 @矩阵良 她导的真人真事


——————————我是分割线——————————


上官鸿信入学那一年,恰逢燕大有好事者起哄,评选校内美男子榜。

那时上官鸿信还是个一心向学的好学生,每日里除了上课便是泡图书馆、实验室,对这些校内流传的绯闻轶事,不说充耳不闻,但至少也是从来没有主动留神过。所以当某天,他路过学校的布告栏,愕然发现那美男子榜已然揭晓,榜首正是他的导师、物理学系的默苍离教授的时候,他的眼珠子差一点都要掉出来了。

默苍离一向深居简出,除了物理学系那少数能听得懂他的课的学生们,几乎没有别的人见过他。好事者们的榜单又未能提供相片,于是一时议论纷纷,甚嚣尘上。

上官鸿信站在榜单前头,听着围观同学们(以女生居多)的品评议论,一边默默腹诽究竟是谁想起来把默先生排上了首位,一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默苍离和校内其他先生们的相貌,不得不承认,其实这个榜首拿得很有道理。默先生虽已年届不惑,但不知为何,却生得一张清秀无匹的孩儿面孔,脸比起年纪能年轻二十岁。他犹记得刚开学的时候,默苍离就曾经被人当成学生问路,直到进了同一间教室,大家才发现原来这位是他们的老师。上官鸿信自己要不是事先见过导师,只怕也是要把这位先生当做自己的同学的。

第二天去实验室的时候,默苍离脸上八风不动,上官鸿信惴惴许久,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默先生,那个美……”

“你的音叉做完了吗?”默苍离冷冷地打断了他。

于是上官鸿信乖乖地闭了嘴,去给他的音叉测共振频率了。

等他大二的时候,身为北平土著,理所应当地被分派了接待新生的任务。一天忙下来之后,他回实验室去取一份材料,正好遇上默苍离还没走。这天默苍离难得地心情不错,看看天色向晚,就招呼上官鸿信去他家里吃饭。

去默苍离家里吃饭,也就是说,去吃杏花君烧的饭。彼时尚且不知世事险恶的上官鸿信受宠若惊地接受了邀请,师生二人锁了实验室的门,一起走出来。走到半路,遇上了隔壁化学系的比鹏。比鹏这天也在帮着接待新生,一天下来两人也算混了个面熟,看见上官鸿信和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走过来,比鹏十分自然地打了个招呼:“哟,这又是你学弟?怎么来得这么晚?”

上官鸿信:“……”

比鹏继续热情:“这位同学,你的行李呢?都已经安排好了吗?”

默苍离似笑非笑地不说话,上官鸿信觉得自己是真的扛不住了,只想找个角落抱头蹲:“那啥……这是我导师……”

比鹏:“……”

据说比鹏从此就受到了惊吓,逢人就说物理学系的默苍离先生简直是个妖怪,再加上默苍离心狠手辣,上他的课挂科率极高,于是一来二去,传言就渐渐走了样,继美男子评选之后,又让默苍离在燕京大学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呆了好一阵子。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