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瞎叨叨两句杀破狼

前方涉及生老病死话题不喜请点叉

……

……

……

……

……

是这样,这周的杀破狼出来之后甜甜转发说了一句这是顾昀这一生最后一次见钟老将军,我看见有人说他们被亲妈这一刀捅得都开始讨论帝陵选址和谥号的问题了,于是我忍不住又捡起了先前关于顾昀的谥号的脑洞。

私以为,顾昀当谥“忠肃”。

谥法有云:盛衰纯固、危身奉上、临患不忘国曰忠,刚德克就、纯心决断、正己摄下曰肃。

顾昀一生,平西定北,落子江南,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风雨如晦打不折他那一把潇潇君子骨,血海深仇也不曾在国难当头之际蒙蔽他的心与眼。天下太平时他可以一心一意蹲在古丝路吃沙子,盛世将倾时他又是那个杀伐决断的将军,是大梁的脊梁。

以我此身兑国土,随处青山可作埋骨地。

而玄铁营里出来的人,连巍,谭鸿飞,沈易……无一不如是。

《月若流金》的第一句,几乎是一上来就抓住了这个人物的“眼”:

“笑身无长处,惟耳目通肝胆。”

剖肝胆以酹河山,血泪皆抛于笑谈之后。

这又是何等的风骨啊。

同时我心血来潮去查了一下,发现有两个拿过“忠肃”这个谥号的历史人物,几乎可与顾昀作镜像来看。

一为虞允文(1110年—1174年),南宋名臣,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进士。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虞允文任参谋军事,被派往采石犒师。时逢金帝完颜亮率大军南侵,而宋军新任主帅尚未赶到,虞允文以文人之身指挥三军,大破金兵,阻断了完颜亮渡江南下的脚步,拯救了偏安一隅的南宋小朝廷。次年,任川陕宣谕使,收复陕西数处州郡。乾道五年(1169年)为相,淳熙元年(1174年)去世,善终。

一为于谦(1398年—1457年),明代名臣,永乐十九年(1421年)进士。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也先大举进犯,明英宗亲征被俘,史称“土木堡之变”。于谦时任兵部左侍郎,力排南迁之议,拥立郕王(即明代宗)以定军心,整饬兵备,部署要害,亲自督战,率师二十二万,列阵北京九门外,抵御瓦剌大军。和议后,于谦仍积极备战,挑选京军精锐分十团营操练,又遣兵出关屯守,边境得以安宁。

但与虞允文的结局不同的是,天顺元年(1457年),英宗复辟,于谦被诬谋反,处以斩决。

天下冤之。

如果没有长庚,顾昀大概是逃不脱于谦的命运的。

万幸他们遇到了彼此。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