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关于我的阅读习惯那些事吧

二半夜忍不住来碎碎念一下,毫无逻辑,想到哪说到哪。
碎碎念起因是一部我很喜欢的广播剧,做得很好,就是不火。当然这个不火客观上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但我在看到一些人不肯听它的理由是这剧是原作是互攻,而她们天雷互攻的时候,我仍然感受到了深深的不可理解——为什么?
平时各个群里聊起来,话题时不时就会带到各自的阅读喜好,我在看着大家这个说我不吃古耽,那个说我不看星际的时候,我就……很困惑,也很无奈,只能插上一句“我都不挑的”。
作为一个在阅读上百无禁忌的人,我不能理解这种类似于忌口的情况。我可以从理智的层面对此表示尊重,但是我无法从逻辑的层面对这种分歧产生认同。可见人和人从根本上就是无法互相理解的,之前跟政委就阅读“取径过窄”的问题聊过,政委表示并不在乎会因此而错过的优秀作品,我就不能接受。从名著角度来说,再难读的作品,只要我想读,我都能摁着自己读下去;从通俗文学角度来说,封神的那几个,我也都是在看完之后才会评价“虽然不喜欢,但是真的写得很好”。
我经常跟人说,我唯一的雷点只有写得不好。特别是我还思考了一下,虽然真·骨科,恋童癖和一些类似的危险话题可以算我的雷点,但你要是骨科能写成冰火里瑟曦姐弟那样,恋童癖写出洛丽塔的水平,我也可以照看不误【就不拿俄狄浦斯王来举例子了,和古希腊比太欺负人】要是就在原耽来论的话,我是一个只要写得好,出轨,all,生子都可以面不改色地吃下去的人。我说不定还要去卖安利呢。
不过这么一说我又发现我似乎有一个很奇怪的阅读习惯,目前为止还没有见到过有人和我一样的,那就是我对于现在的网文也好,纸媒时代的通俗文学也好,传世的名著也好,似乎都是用同一套标准去评判的,最多在程度上做一个区分。然而不巧我又是一个走直觉流的阅读者与写作者,我无法说清楚我的评判标准到底是什么。曾经和朋友概括为“艺术和想法,最起码要占一条”,但细想想这其实也是个很大而化之的标准。什么样的文算有艺术和想法?不知道,大概还是看我的直觉吧,都说了我是直觉流选手了。
前阵子和红茶、政委录一个谈原耽的节目,政委提出看原耽是为了获取一种审美体验,红茶问我看原耽是为了什么,我想了想,好像不为了什么,就是偶然发现了还有原耽这种东西,就开始看了。类比一下的话大概就是玩游戏的时候解锁了新地图,那自然就要进入新地图寻找宝箱,至于寻找宝箱的过程,目的,以及宝箱本身,和之前的地图里的,有区别吗?
没有吧。反正我没觉得有。
话说回头,雷三角雷np雷这个雷那个的其实我还都能理解,因为这些梗确实就是不容易写好,写不好了当然就是雷了,雷多了那自然就变成常见的雷点了。但是雷互攻……为什么啊?两个成年人自己乐意的情况下换换位置不是很正常的吗?你作为局外人到底在雷些什么?
果然人和人还是无法互相理解……

假如有人能看到,吃我杀戮秀广播剧安利好不好,这剧真的做得很棒,能排到目前我心目中商业广播剧的第二名了○| ̄|_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