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史家全员/苍俏】出柜这件小事

和小伙伴玩的击鼓传文,我是第七棒也是最后一棒。前一棒是 @蕈花 的这篇,规则参见她那篇的文末,七个人的完整接龙戳这里

史家全员亲情向(虽然萱姑麻麻被我遗忘了)+苍俏+一句话的空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ps.备选的九个成语分别是:石破天惊、纵横捭阖、爱恨交织、韶光易逝、惊为天人、敬谢不敏、醍醐灌顶、锦衣夜行、取长补短



————————我是分割线———————



星期六的早上,史艳文起床的时候,就闻到楼下传来一阵阵的香气。冬日里的阳光暖融融地照进屋子里,使人身心舒畅,同时还生出一点慵懒的感觉。然而勤恳如史君子,自然是不肯辜负大好时光,回去睡回笼觉的。他很快穿好衣服,循着香气找到了厨房里,就见燃气灶上炖着一口大锅,而雨音霜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爸,”听见动静,雨音霜回过头来冲他笑了笑,“您起这么早?”

她正在择菜,手里是一把水芹,篮子里还有一兜已经择好的,齐齐整整,青翠水灵。灶台上还散乱地放着许多蔬果鱼肉,显然宣告着今日将有一桌盛宴开幕。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早呢?”史艳文也笑了起来“再早也没有你早啊。”

“牛肉得早起提前炖,不然不烂,”雨音霜手上忙不停,“粥和包子在餐厅桌上,您自己吃,要咸菜冰箱里有。”

自从退休以来,史艳文就过上了标准老年人生活。每天早起出去遛个弯,打打拳,回来看当天的报纸,先粗略看一遍,再一篇一篇仔细看一遍。看完也就差不多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午饭之后午睡,午睡起来看看书或者去小弟家串个门,回来吃晚饭或者在无心的要求下留在罗碧家吃晚饭。晚上看看电视,看完睡觉。日复一日,十分具有规律性。家里四个孩子,老大老二老三都工作了,老三两口子和他一起住,老大为了工作方便,在单位附近租了房子,周末才回来。老二不着家,小女儿菁菁还在上大学,寒暑假才回家。于是史艳文的人生简直寂寞如雪,老来惟操儿女心,白天雪山银燕和雨音霜都去上班了,他对着空荡荡的房子,思考的全都是这些问题。

比如银燕什么时候给他生个孙子,比如俏如来什么时候谈个对象。

他是万万没想到,雪山银燕居然是三个儿子中最先成家立业的那一个。戮世摩罗的叛逆期似乎有正常人的三倍长,到现在也没结束,他不敢多指望什么,只要这孩子一个月愿意回家一趟他就谢天谢地了。至于俏如来——好吧,他是想不通,为什么一向最懂事最识大体的老大,在这个问题上出乎意料地让人操心,不要说谈婚论嫁了,这么多年就连女朋友都没见他谈过一个。

他试过给俏如来安排相亲,但是要么被婉拒,要么去是去了,却只是敷衍。这种事急不得,他只好这样宽慰自己,并尽量保证自己不成为那种花式逼婚、惹人生厌的父母。毕竟精忠这么优秀,总不担心找不到对象。

史艳文喝完粥,例行出门遛弯,在楼下遇到了前两天刚放寒假的史菁菁。小姑娘向他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说家里没蒜了,三嫂让她出来买。

“真是难得啊,”老父亲史艳文觉得太阳仿佛从西边出来了,“我们家的小懒猫今天居然没有睡到十一点,还知道帮忙干活。”

“爸你这话就不对了,”史菁菁正色道,“我其实是为了迎接大哥来着。”

“你大哥哪个周末不回来?以往也没见你早起啊?”

“不不不这回不一样,”史菁菁转了转眼珠,说,“您先别问那么多,就当我特别想大哥好了——行了我要赶紧把蒜拿回去了不然三嫂该等急了您慢慢遛弯嘿!”

史菁菁三步并作两步窜上楼梯没影儿了。史艳文看着她的背影一脸懵逼。他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些年轻人了。

 

 

苍越孤鸣有点慌。

他对着镜子,努力地整理仪容,抚平外套上每一个并不存在的褶皱。俏如来在旁边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把他的手拿了下来:“这么紧张干嘛,又不是上刑场。”

“我觉得比上刑场还可怕。”苍越孤鸣觉得自己嗓子有点发干。

俏如来笑弯了眼睛:“假如见我爸都是上刑场了,那跟你家里摊牌的时候,岂不是等于要受千刀万剐?”

苍越孤鸣思考了一下他爹他大伯他千雪叔他舅舅他叔祖五方会审的局面,瞬间觉得出柜这条路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不如还是继续呆在柜子里好了。

但是,额,等一下,他大伯和他舅舅大概或许可能没准——不会加入这个行列?甚至可能还会选择为了跟他爹对着干而力挺他?

俏如来把他的手捂在掌心,直到那只因为紧张而微微沁出冷汗的手有了暖意:“别怕,我父亲是很开明的人,即使一时无法接受,也会尊重我的选择的。”

苍越孤鸣把他拉进怀里,两个人在阳光灿烂的落地窗前静静地拥抱了一会儿,聆听彼此的呼吸与心跳。

“走吧。”他勾了勾俏如来的指尖,小声说。

 

 

史艳文遛弯完毕回到家里,一开门差点惊得栽了个跟头:已经快三个月没回家的戮世摩罗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正和史菁菁你一片我一片地分享一包乐事薯片超大装,电视开着,两人一边吃薯片,一边猛烈吐槽早间剧场里男女主之间作天作地的爱情。

他确认了一下今天的太阳真的不是从西边出来的,以及自己真的没有出现幻觉,才问:“仗义?你怎么回来了?”

“别误会,我是一点都不想回来,但是谁让大哥今天要回来呢。”戮世摩罗耸了耸肩,又拈起一片薯片,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电视上。

雨音霜在厨房里高声喊史菁菁去给她搭把手,史菁菁不情不愿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舔了舔手指,跑进厨房去了。戮世摩罗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史艳文绞尽脑汁想找些话题,又怕一句话不投机把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的二儿子给炸跑了。

还好,救场的人很快就出现了。

门锁转动的声音,俏如来回来了,但回来的不止他一个人,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史艳文心想,啊呀,怎么带朋友回来也不说一声,欲待开口,却见戮世摩罗突然坐直了身体,眼睛一亮,一副好戏开场了的神态。

等等这什么情况?老二什么时候对老大有过这种态度?

“爸,这是我的朋友,苍越孤鸣。”俏如来把人引荐给父亲,苍越孤鸣规规矩矩地问候了一句“伯父您好”,戮世摩罗大声地清了清嗓子。史菁菁挓挲着两只湿漉漉的手从厨房里冲出来,眉飞色舞地喊“大哥你回来了”,一眼瞥见大哥身后的人,立时收敛作淑女状:“你好啊,苍狼。”

雨音霜听见有客人来,也从厨房里走出来招呼了一声,一脸“我很懂的你们加油”的表情。姑嫂二人眼神里燃烧着小火苗钻进了厨房,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以及水龙头的哗啦声中,隐约能听见她们似乎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史艳文还没搞清楚这个似乎全家人除他之外都认识陌生客人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不能把客人晾着。于是他请苍越孤鸣到客厅沙发上坐了,找不到话题,便也只能随意问问对方的家庭与工作之类。苍越孤鸣一句一句有问必答,谦恭有礼。这倒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史艳文暗自想,精忠交朋友还是很有眼光的。

不过几分钟之后他就要为自己这个念头后悔了。

戮世摩罗坐在父亲身后,挤眉弄眼地冲他大哥比口型:见——家——长?

俏如来气定神闲地冲他一笑。要不是因为他处于史艳文的视线范围之内,无法给出太明显的反应,他一定会和蔼可亲地跟二弟表示,不要紧,你跟网中人早晚也要过这一关的。

 

 

雪山银燕每周六上午要去公司值半天班,回来刚好赶上饭点。他一进门看见苍越孤鸣在客厅里坐着,手一抖险些把钥匙掉在地上。

等他回过神来,瞪向他大哥的眼神里写满了“你们要摊牌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俏如来十分无辜地调开视线。事实上,除了一直被闷在鼓里的史艳文之外,其余所有知情人士都已经提前得知了这一点。至于为什么连你媳妇都知道了你却不知道这种事情……三弟,怪我咯?

“饭菜都好了,先吃饭吧。”雨音霜说。

史家很久没有吃过这样全家团聚的一顿饭了。

虽然……呃,这顿饭里多出了一个目前身份成谜的人。

七个人在餐桌边团团围坐,这张大餐桌终于显出了难得的热闹模样。雨音霜热情地招呼大家多吃点,每个人都拿起了筷子,俏如来和苍越孤鸣对视了一眼,忽然开口了:“爸,吃饭之前,我有件事得先告诉您。”

所有人都停下了筷子,除了史艳文之外的所有人都一脸“哎呀终于等到了”的表情,俏如来握住苍越孤鸣的手,轻轻松松地说:“苍狼不光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男朋友。”

史艳文:“哦……等等你说啥?!”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大概是炸了,再不然就是今天的太阳大概既不是从东也不是从西而是从北边出来的,然而看一眼对面,两个年轻人的手还握在一起,明明白白地昭示刚才那句话绝非玩笑也非幻觉。他说不上来自己是震惊还是生气,只觉得手哆嗦得拿不住筷子,索性拍在了桌面上。一片死寂中,史菁菁咬着筷子,出声提醒:“爸您冷静,雷公不打吃饭人。”

史艳文有点想打人,但是当着这一桌小辈的面,他不可能真的动手,更可况,他也不知道自己要打谁。亲儿子舍不得下手,苍越孤鸣呢,他也抹不下面子。看看其余人的反应,显然是早都知道了,想到这一点,他的气终于上来了:“你们……居然一个个都瞒着我!”

“啊,真不错,”戮世摩罗面无表情地评论,“你的重点居然不是大哥是个gay,果然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

“是我让大家都不要说的,”俏如来说,“这么重要的事,我想……亲自告诉您。”

史艳文觉得自己大概是气不动了,老大么,一向是看似柔和却百折不回的性子。说出来的就是他已经决定了,自己想反对也来不及了。更何况,还真像仗义说的,这都什么年代了,他能强迫孩子听从自己的意志么?那不成了老封建?

等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全压下去之后,最后一个念头出现在他脑海里——

完了,这下真的只能指望银燕给他抱孙子了。


【END】


阅读理解时间


对前一棒的解读:

看完蘑菇的文,第一反应:啊啊啊啊这个意境太美了文笔太棒了蘑菇太太我是你的老缠粉!

第二反应:……等等这他妈到底是哪个成语啊喂!

反复看了两遍之后,纵横捭阖爱恨交织什么的就都被我排除了,因为很明显这个温馨的小清新故事跟它们都不搭边。排除一轮之后,最开始我觉得应该是韶光易逝,因为这篇里的藏史非常有行乐须及春及时来一发的style,而且用《楚辞》搭起来的构架也很容易联想到香草美人,进而联想到流光容易把人抛之类的。

但是……我在读第四遍的时候,忽然浑身一激灵想到了“石破天惊逗秋雨”,蘑菇这文整个笼罩在秋雨缠绵的氛围中,而且李贺那个奇诡的风格也很贴这篇的设定……是不是玩的拆词射覆啊!

于是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蘑菇到底是不是这样玩文字游戏的人,最后想到蘑菇说不要从表面去看这个故事,要从细节看,从深层次看,所以我想……

好吧,就是石破天惊了。

 【然而我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猜对了】

 

对自己的解读:

这还不简单吗就是最懂事的大儿子说弯就弯直接带着男票来家里出柜这对spa来说是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啊……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