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古剑】一个关于年夜饭的故事或事故

古一+古二全员,去年给古吧吧刊《踏歌》第三期写的封面故事,也这么久了,放出来应个除夕的景

最近一个月一直在挣扎着复健,但是半年没动笔了,写出来的东西简直自己都看不下去,不过我发誓欠的债都会还的……



——————————我是分割线——————————



“你确定这能行得通?”

“……应是无碍。”

“我怎么觉得不靠谱呢年这玩意儿好歹也算个神兽能有这么容易就被一个陷阱给骗了?”

“乐兄,再不噤声,它就要被惊动了。”

“哦。”

青砖黛瓦的小院里,乐无异和百里屠苏交换了一下眼神,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猫着腰向着目标包抄过去。正屋的门缝儿里探出来一溜儿三个脑袋,依次是风晴雪、阿阮和襄铃。六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注释着院子里的情况,当然,她们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在了正在院子中央愉快地撕扯着一头烤乳猪的怪物身上——

“这真的是年兽吗?为什么和苏苏师父书里画的的麒麟长得有点像?”

“它好坏呀,把小叶子烤的乳猪全抢走了……”

“屠苏哥哥最厉害了,一定能把它打跑的!”

少女不自觉上扬的尾音惊动了正在大快朵颐的年兽,它猛地抬起头,一跃而起,冲到院墙后面去了。失去了潜行的必要的乐无异直起腰,无可奈何地扶额:“我说,几位大小姐,能不能安静一点,好不容易才用乳猪把它引出来的……”

“晴雪,襄铃,阿阮姑娘,不是已经与你们说过,勿要出来围观?”百里屠苏亦道,“年毕竟是上古凶兽,万一被误伤到亦是麻烦不小。”

“哎呀好啦好啦我们知道啦,”阿阮不满地撅起嘴,“真是的,要是夷则在这里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可是谁让这家伙把金齑玉鲙都打翻了……”

诚然,假如夏夷则在为满足阿阮的口腹之欲而匆匆出门重新捕鱼之前,发现打翻他的拿手菜的不是路过的野猫,而是传说中的年兽的话,那他一定会先和乐无异、百里屠苏先把这怪物拿下再说。但是眼下,夏夷则毕竟是已经出门捕鱼去了,乐无异一时热血上头表示“解决这点小问题不用女孩子动手”,于是闻人羽去帮正在厨房忙活着重新张罗一桌年夜饭的方兰生打下手了,而风晴雪、襄铃和阿阮更乐于围观这稀奇的怪物——也顺便围观乐无异和百里屠苏要怎么解决它。一时之间,有生战力便显得格外不足。

要说这年兽是怎么来的,还得从半个时辰前说起。

今天是大年三十,古剑家族聚集在一起欢度除夕。按照惯例,负责掌勺的自然是方兰生和乐无异两位美食达人。在女孩子们格外期待的眼神中,两个小伙子使出了浑身解数,呈上了满满的一桌二十四道珍馐美味。然而在准备上桌开饭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夷则!小叶子!不好了,菜都打翻啦!”

带着阿狸溜进厨房,试图抢在开饭前先偷尝个鲜的阿阮发出一声惊叫。众人一窝蜂涌进厨房,只见满地杯盘狼藉,香喷喷的饭菜洒了一地。“这是进了猫了?”乐无异茫然道,“可是我没把肉包带来啊……”

“肉包也只是一只猫而已,看这个架势,就算是猫也绝对不止一只猫,”闻人羽谨慎地说,“那边窗子开着,猫是从窗子进来的吗?”

“我记得我明明关了窗子的!这大冷天的不关窗,风把菜吹凉了怎么办啊!”方兰生嗷嗷叫着扑向窗口,忽然一愣,“咦,你们看,这是什么?”

窗棂上有几道深浅不一的抓痕,看尺寸,绝对不是猫留下的。“未曾听说此地有虎豹之类出没,”百里屠苏表情凝重,“若是野兽流窜,伤了乡民,便是不好。可要循迹追踪?”

追踪自然是要追踪,百里屠苏说的道理他们都懂。哪怕这些都不论,方兰生也愤愤不平地要为他那一桌子好菜报仇。说话间的功夫,夏夷则已经扛不住阿阮的软磨硬泡出门捕鱼去了,家里总不能不留人,年夜饭还需要从头烧起,于是最终出门追查的,就只有乐无异和百里屠苏两个人。

早知道要对付的是年兽,他岂会选择两个人上阵!乐无异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了压力山大——真不该胡乱吹牛啊,他哀莫大于心死地想。

好在事情似乎比想象中的简单一些,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凶兽只是在几重院落里打转,东嗅嗅西闻闻,并没有伤人的意图。用阿阮的话来说,这头年兽还“挺可爱的”,叫人家凶兽似乎都委屈它了。它的警觉性非常高,很难靠近,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如何都赶不走。百里屠苏猜想它或许是饿了,在寻找食物,要抓住它的话,可以试试以食物为饵。年兽爱吃什么?不知道。不过看那模样,喂肉应该是没错的。于是乐无异祭出了二十四道菜中唯一一道因为厨房放不下而免遭毒手的烤乳猪,加上一些偃甲,布置了个陷阱,没想到还真的把它引入了他们的伏击范围。

只可惜,还是没抓住啊。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乐无异叹了口气,“我可没有第二头烤乳猪当诱饵了。”

“我这里还有几个烤果子,要不要试一试?”风晴雪兴致勃勃地说,“要是它喜欢吃这个,那抓到了之后我们就可以把它养起来了——”

百里屠苏眼角一抽,脱口而出:“不可!”顿了顿,又找补了两句:“看方才情形,年兽应是喜食肉类,果子怕是无用。”

“这样啊,好可惜。”风晴雪露出一个真心实意地遗憾的表情,在场所有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要是年兽被黑暗烤果子给激怒了,这后果……额。

“无异,你们还没有解决问题吗?”闻人羽端着一笸箩不知什么东西从屋内走了出来,“兰生说让我来换一下你,我不太帮得上他的忙。”

乐无异呼天抢地表示自己就快解决了一旦解决马上就去下厨,顺便关心了一下闻人羽手里的东西:“闻人你拿的什么?看起来好重。”

“还好,不重。这是兰生找食材的时候翻出来的,黑糊糊的看不出是什么,反正肯定不能吃,我顺手拿出来扔掉——”

她的话被一声低沉的兽吼给打断了,方才被惊动逃跑了的年兽忽然从院墙后面露出了半个脑袋,铜铃大的眼睛直盯着闻人羽手里的笸箩,看起来似乎口水都快下来了。

“不是吧?难道它转来转去是在找这个?”乐无异半是惊讶半是好奇地走过去,探头瞅了一眼笸箩里的东西,顿时表情就变得非常微妙:“这是……中秋节的时候师父送我的月饼……”

“咳……咳咳!”闻人羽顿时被呛到了,其他人也都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只有风晴雪一脸茫然地追问:“无异师父的月饼?我记得味道不错啊,你们怎么都这个表情?”

“晴雪,莫要胡闹。”百里屠苏有些尴尬地止住风晴雪的话头,伸手接过笸箩,“无论如何,不妨一试。”

他端着笸箩小心翼翼地向年兽的方向靠近,这一回年兽没有像之前那样一有人靠近就立刻逃跑,而是继续口水滴答地盯着他手里的东西。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他一扬手将笸箩里黒糊糊的玩意儿倒了出去,然后迅速退后。他一退开,年兽从院墙后跳了过来,嗅了嗅那坨黑色不明物体,大块朵颐起来。

“……”乐无异和百里屠苏一脸复杂地对视一眼,不管内心有多少槽想吐,眼下的机会还是要把握住。百里屠苏比了个手势,两人再次提剑猫腰,一左一右向着埋头大吃的年兽包抄过去——

“看我天罗地网!”

沉浸于谢衣手工月饼中的年兽猝不及防,被乐无异新研制的偃甲扣了个正着。委委屈屈地哼了两声之后,一低头发现月饼还在,立刻又不管不顾地开吃。乐无异揉了揉太阳穴,说:“师父的厨艺也有大受欢迎的一天,我怎么觉得这么不真实呢……”

“行啦无异,先想想怎么处置它吧,”闻人羽伸出胳膊挡在另几个女孩子面前,免得她们靠得太近有危险,“杀了显然不合适,找地方放了也不大妥当,要不,让夷则送到太华山的秘境里去?”

话音落处,夏夷则提着两尾鲜鱼走进了院门:“出什么事了?为何一回来就听见有人在说我?”

“夷则夷则,你回来晚了,错过了大热闹~”阿阮兴高采烈地奔下台阶,跑去迎接夏夷则——和他手里的鱼,“不过还好,还赶得及年夜饭!”

“也是,有什么事儿都回头再说,今天可是除夕啊!”乐无异拍了拍巴掌,“这儿交给你们收拾啦,我去给大家再烤一头乳猪~”

“看啊,下雪了!”

襄铃欢呼着伸出手去接悠悠坠落的雪花,沉沉的夜色里,小院灯火通明,洋溢着欢声笑语,一股暖意在空气中蔓延。

“看样子这雪会下一晚上,我们明天起来堆雪人怎么样?”

“好啊好啊,而且要比赛看谁堆的雪人最大!”


【END】


封面长这样,是Vetvsky太太画的:



虽然估计已经没人要看了但还是顺手丢个那期吧刊的下载地址:http://pan.baidu.com/s/1eShSA5s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