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Silm】所以说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带孩子的呀

点梗第一发, @熬夜编程的蛋花汤 点的养梅日常

萌和人物属于托老,ooc和bug属于我

标题是放弃治疗的产物,请无视

祝大家六一快乐~


——————————我是分割线——————————


01


梅斯罗斯出生的时候,费诺整个精都是懵逼的。

他以一种极其不自然的姿态抱着自己的长子,僵硬得宛如诺丹妮尔才动工的雕像胚。拥有火焰魂魄的精灵在这一刻的表情意外地柔和,就像每一个欢喜而又手足无措的新晋父亲。

不过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当时手足无措了的。



02


“哇——”

小小的梅斯罗斯哭声洪亮,然而最伟大的工匠并不能很好地理解小孩子这种生物,及其制造出的动静所代表的含义。他托着这个小小的肉团,抱也不是,放也不是,眉头皱得堪比揉成一团的乱线头。

“亲爱的,孩子不是这么抱的呀。”

诺丹妮尔“扑哧”一笑,从丈夫手中接过孩子,轻车熟路地拍抚着,哭闹不休的小团子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她抬头想要取笑两句,却见费诺以一种极为严肃的神情看着她:“Nerde,你帮你母亲照顾过弟弟妹妹吗?”

“没有,你忘了,我和他们年龄相差不大,”诺丹妮尔疑惑道,“为什么问这个?”

“啊,这不科学!”科学家费诺发扬了他一贯的格物致知精神,“为什么女性精灵即使没有当母亲的经验也能知道怎么照顾孩子?为什么男性精灵就不行?这中间的差别在哪里?性别吗?不不不,不会是那么显而易见的原因,Nerde你觉得呢?你是怎么知道该如何照顾婴儿的?”

“我觉得你有点魔怔了,亲爱的,”诺丹妮尔毫不客气地腾出一只手敲了费诺的脑门,“这是家人和亲情,不是你设计新作品时的计算公式。何况,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带孩子?”

费诺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03


于是他决定和诺丹妮尔一起亲自照料梅斯罗斯,而拒绝了王室传统必备的保姆。

身为最伟大的工匠,诺多一族的王子,怎么能连带孩子都搞不定呢!

他很快就认识到了这是一件多么苦逼的事。

“Nerde,我把摇篮放在工坊里,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他的!”费诺向诺丹妮尔据理力争,“而且,从小处在工坊的环境中,还可以起到耳濡目染的效果,以后学锻造会容易很多!”

“不,Fea,你想都别想,”诺丹妮尔断然拒绝,“孩子需要安静的环境,你的工坊太吵了。”

“照顾他的时候我可以做一些比较安静的工作,”费诺说,“比如拣选矿石……”

“那会有粉尘的,对孩子不好,这就是我不把Nelyo放在我的工作室的原因,雕塑也会产生粉尘。”

抗议无效的费诺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育婴室里,和摇篮里的梅斯罗斯大眼瞪小眼。

“咿?”梅斯罗斯吃着手指,一双灰色的大眼睛无辜地望着他。

费诺,败。

“好吧,不就是带孩子么,”伟大的工匠愤愤不平地自己对自己说,“我倒要试试,究竟能有多难?”

这天晚些时候,当诺丹妮尔来到育婴室时,看到的是费诺用床单打了个包袱,把小小的梅斯罗斯挂在胸前,一只手心不在焉地胡乱拍打,另一只手在画不知什么的设计草图。

然后她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并注意到了费诺前襟的深色水痕——

“伊露维塔在上,你就没发现孩子尿了吗!”

诺丹妮尔对着双圣树发誓,以后她再也不让费诺一个人带孩子了。



04


梅斯罗斯长到会爬的时候,带孩子的难度又上升了一个系数。

费诺给婴儿床加高了护栏,然而看着只能被困在巴掌大的地方的小婴儿委屈的样子,他又有些不忍心了。

最终的解决方案是诺丹妮尔给育婴室换上了特别加厚的柔软地毯,这样即使梅斯罗斯爬出床沿摔到地上,也不会摔痛。

当梅斯罗斯不再是那个只会吃和睡的小奶娃之后,费诺积攒了许久的玩具脑洞终于得以一一拿来实践。只可惜,他造出来的玩具最起码有一半会被诺丹妮尔打回去:“不行,亲爱的,这对小孩子来说太危险了!”

在一通讨论和妥协之后,他们拿着被诺丹妮尔判定为“绝对不能留下”的那部分玩具离开了育婴室。坐在地上摆弄着几块积木的梅斯罗斯抬起头,发现今天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

咦,今天的门是不是没有关?

红发小团子丢下了积木,手脚并用,一扭一扭地爬向那道没有完全闭合的门缝。原来外面还有这么大的地方吗?这条路通向哪儿?沿着这条路是不是就能找到Atto和Amme?

等诺丹妮尔再回来看孩子的时候,面对的就只有空荡荡的育婴室了。

“Feanaro——”瞬间,整座建筑内都响彻了精灵女子尖利的呼声,“Nelyo不见了!”

“可是他能去哪儿了呢?”费诺匆匆赶来,考察了一番现场,深感莫名,“走廊这么长,我们离开的时间又不久,这么小的孩子,能跑到哪里去呢?”

最后,他们在大厅中垂地的天鹅绒窗帘里,找到了被缠成一团的梅斯罗斯。



05


后来梅斯罗斯又长大了一些。

王长孙在还是个团子的时候,就已经能显得长手长脚。学会走路以后,就能明显看出比同龄人高了一截。他开始能够追在父母后面问东问西,这时诺丹妮尔已经再度怀孕,小小的人儿会把脸贴在她的肚子上,口齿不清地问:“Amme,这里面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诺丹妮尔逗他:“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梅斯罗斯很认真地想了半天,坚定地说:“弟弟!”

梅格洛尔出生之后,梅斯罗斯得偿所愿,特别喜欢呆在弟弟摇篮旁边,还会像模像样地帮着推摇篮,无形之中帮费诺和诺丹妮尔同时省了两份心——有大的照顾小的,还有什么可操心的!

后来诺丹妮尔拿同样的问题问过梅格洛尔,未来的歌手神情缥缈地出了会儿神,说:“妹妹。”

至于日后梅斯罗斯因为被弟弟聒噪得不行而改了主意,以及梅格洛尔的愿望从来没能成为现实,那就是后话了。


END

评论(2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