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一个瑞奥脑洞里的波立部分,对话式片段,说的人是瓦修,听的人是罗德里赫

普通人设定,立娘预警



“两年前我去波兰谈一桩生意,在克拉科夫偶然遇到了菲利克斯。他和他的托里娅结了婚,开了一家花店。你还记得托里娅吗?菲利克斯给我们看过她的照片。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在花店门口打理花束的那个女人有些眼熟,就停住脚步多打量了几眼。她注意到我的注视,有些疑惑,但是显然她不会认识我,而我也没有立刻想起她是谁。但是紧跟着从店里走出来一个金发男人,他从他的妻子手里接过一桶玫瑰,揽住她的腰,飞快地吻了吻她。那一刻我突然认出了那是菲利克斯,我想,天啊——托里娅指向我的方向,我猜她在向她的丈夫描述一个奇怪的路人。我几乎要逃跑了,但是菲利克斯已经看见并认出了我,他大呼小叫地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彻底断绝了我逃跑的可能。

“如果是从前,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像菲利克斯这样的人也会有选择落叶归根的一天。即使在‘恶之花’的成员里,他也算是最疯狂最任性的一个,仿佛注定这辈子都要这样离经叛道下去。可是现在,他有了安定的谋生之道,有了温柔的妻子,甚至都有了一个叫雅金卡的小女儿。那一天正是周末,小雅金卡也在店里帮忙。那个小姑娘有着和菲利克斯如出一辙的灿烂金发和翠绿眼眸,笑起来就像波兰金色秋天的阳光。我和她语言不通,只能用我会的几句蹩脚的波兰语和她进行最简单的交流,但是这不妨碍她热情地跑前跑后,给我端来她母亲做的糕点,她父亲珍藏的伏特加,还有她在学校画的水彩画。

“‘画得很好。’我说,虽然我并没能从那幅拙稚的画作里看出她父亲的天赋的遗传。菲利克斯把画拿过去,父女俩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我能看懂那位父亲眼中的温柔与骄傲。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酒瓶上,大笑起来,对我说:‘这个小机灵鬼!她竟然把我最好的酒拿出来了。不过,十多年不见的朋友当得起这瓶酒,我猜你应该有喝一杯的时间?’

“明明晚上还有一个重要的商务会议,我却无法拒绝他的要求。托里娅拿来两只杯子,对她的丈夫说了些什么,我猜是责备他不该拖着客人喝酒,或者提醒他少喝点,不过她的表情并不十分严厉,菲利克斯也只是冲她笑笑。从刚坐下来的时候我就在担心他盘问我当年失踪的原因,于是我先发制人,问他:‘你这个浪子,怎么也有脚踏实地做好好男人的一天?’

“‘你可别讽刺我,瓦修,我还没问你为何会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地出现在我家门口呢。’菲利克斯摇了摇一根手指,说,‘你可以说是我把别的城市呆腻了,觉得还是克拉科夫最好,也可以说是我亲爱的托里娅始终拴着我的心,让我绕了一个大圈之后,又不得不乖乖地回到她身边。’这样说着的时候他又扭头去看托里娅,她正在修剪一盆石楠,两人相视一笑。他转回来正对着我,仿佛在等我的评价,我说:‘挺好的,至少你不用再在酒馆里喝醉了之后抢走基尔伯特的吉他,唱些“托里娅是我的太阳”之类的胡乱曲调了。’

“‘哦,得了吧,基尔伯特的吉他就算在他自己手里也弹不出什么好调子。’菲利克斯撇了撇嘴,我们同时大笑起来。随后,他又和我絮叨了不少从前的事。他说我出国去打工之后不久——是啊,我自己都快忘了我其实还有一个出国打工的幌子——他也呆厌了日内瓦,就跑到都灵去了。后来他又陆陆续续换了几个地方,直到在布拉格生了一场重病,差点死掉。病中他梦见了克拉科夫的教堂,当他醒来之后,头一回萌生了回家乡看看的愿望。‘于是我立刻去买了车票,第二天就跳上了开往家乡的火车,’菲利克斯说,‘事情就有这么巧,我到家后听说的第一件事就是托里娅要结婚了,并且婚礼就在当天。我二话没说立刻直奔教堂,正好赶上牧师在问:托里娅·罗利纳提斯,你是否愿意以你身边的这位男子为夫,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快乐或是忧愁?’

“他一本正经地学着牧师的语调,旁边的雅金卡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忍不住被逗笑了。他继续说:‘毫无疑问,我抢在托里娅回答之前走了上去,说,她当然不愿意,因为还有我呢。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新郎看起来简直想杀人。托里娅冲上来甩了我一个耳光,但是,你猜怎么着,婚还是没结成。后来我花了半年时间才哄好她,不过那又怎么样呢?现在我的小雅金卡都八岁啦。’

“‘跑到别人的婚礼上自说自话抢走新娘,确实像是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干得出来的事,’我说,‘如果事情经过是这样,那么你的从良还不至于太让人吃惊。’我们又聊了些关于老朋友的事,最后菲利克斯问我:‘看起来你现在混得不错,听安东尼奥说,后来那小少爷又来找过你好几回,你们现在怎么样啦?’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含混地应付说我们没有再见过。后来我们又说了些什么我全都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下午从花店出来以后,我在克拉科夫的街头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了很久,直到发现自己无处可去,我不由得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失声痛哭——那一刻我发疯似的想念科洛尼,想念日内瓦,想念莱蒙湖上的煦日和清风,想念我再也回不去的故土。也就是直到那一刻,我才真正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就算托里娅会等菲利克斯,可是我们,罗德,我和你,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站在原地等对方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