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废稿一截

嗯其实就是《重逢》里《少年行》那篇的初稿,没写完就被主催大大以画风不对为由打回来了。。。其实我觉得还挺萌啊。。。so sad。。。


————————————我是分割线——————————


无忌最近有点儿烦。

生在有钱人家里好不好?

好。

至少一般人都这么觉得。

但如果这个家里有一个很厉害的老爹和一个很厉害的老娘和一个很厉害的老哥和一个很厉害的嫂子和一个——姑且算她很“厉害”的老姐……呢?

那就意味着你随时都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你在这个家里永远处于食物链的最底层。

无忌从很小的时候,就在学习如何与这样一种现状作斗争。

可惜现实总是很残酷。

开蒙的时候是爹娘亲自教他念书,后来大一点了之后,傅清姣吸取当年把大儿子养成了宅男的教训,果断把他踹出门送去了学堂里念书。从那之后每天一大早乐府都有浩浩荡荡一拨人簇拥着自家小少爷前往学堂,无忌进去念书了,这些下人们就搁门外候着。一但先生放课,下人们立刻蜂拥而上,擦汗的擦汗,揉肩的揉肩,递点心的递点心,总之是恨不能把小少爷捧在手心里……没几天无忌就受不了了,赖在家里,死活不肯再去学堂。

家里人只道他小孩心性,唯有嫂嫂看得明白,私底下同娘亲说:“送无忌去学堂,本来就是为了叫他多锻炼多接触外头,别放在家里娇生惯养了。总派这么多人跟着伺候,岂不是失了本意?再者,树大招风,这般招摇只怕要招来同学嫉恨,叫无忌在学堂里如何自处?公公和无异又一向行事低调,这么做怕也不合咱们家的作风。”

这番话后来是双胞胎姐姐无双挤眉弄眼地告诉他的,大抵不过是来例行嘲笑他。但无忌却为此感激了嫂嫂很久——她劝过娘亲的第二天,自己浩浩荡荡的跟班团就撤消了。要不然这般拉仇恨,无忌呆在学堂里也是坐立不安,又哪里有心思念书呢。

是的,你应该看出来了,无忌是个纯良的好孩子,不仗势,不欺人,一门心思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儿,念好自己的书。

但是生活在这个随时可能出现幺蛾子的家里,注定了他不能安安稳稳地念他的书。

别忘了他还要和现状作斗争呢。

虽然斗争往往以失败告终。

比如两年前在学堂里,他正在念《左传》,先生突然从外面进来了,笑容可掬地向全班同学宣布,从现在开始大家和乐无忌同学接触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要让他磕着绊着更不要和他起争执,因为现在开始他就是本朝的定国公了,还有大家以后见到他一定要记得行礼。

无忌记得当时是边上一个好心的同学替自己把下巴托住的。

如果不是当着先生和同学的面,他一定已经咆哮出来了:老爹老哥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坑人啊!都说了我不想承袭这个爵位怎么还背着我偷偷把事情给办了啊!

没错,无忌不想要这个爵位,因为他可是有着远大抱负的——文以治世,他可是希望靠自己的实力争取到功名声望的。所以,他也对老爹嫌累想把爵位传给儿子和老哥嫌麻烦死活不肯接下这个爵位的行为很有些不鄙夷。

但他偏偏忘了——今上和他哥是铁哥们,转移个爵位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于是虽然事先反对了无数遍,无忌依然被老爹和老哥联手给坑了。

心塞啊。

那之后无忌就不去学堂了,一来不喜欢一部分同学酸不溜丢的语气,二来更不喜欢另一部分同学阿谀奉承的语气。

但是书不能不念,彼时他已可以靠自己融会贯通,便在家中潜心苦读,一门心思等着年纪再长一些,就可以进太学去跟从当时最知名的学者求学。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