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异羽】庖丁记(2014.03)

还是《踏歌》的稿子,还是吧刊上实际发出来的因为字数限制而比这个有所删改……感谢小伙伴的榨汁机脑洞

——————————————————分割线——————————————————

近来,闻人羽的脾气不怎么好。

都说女人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即便沉稳识大体如闻人羽,在身怀六甲的情况下,也免不了添了许多娇纵脾性。这脾性,一般是缘于初次怀孕的辛苦,另一半,却是夫家上至公婆下至扫地小厮的一干人等给惯出来的。

经历了早期吃什么吐什么的痛苦时光之后,身子一日比一日沉重的闻人羽,胃口也一日比一日好。乐家巨富,什么山珍海味都供得起,何况是为了媳妇养胎,自然不吝于花钱,只是——

“无异,最近觉得腻味,想吃点清淡爽口的。”

“无异,最近嘴里没味道,想吃点味道重的。”

“无异,最近这些都吃厌了,有什么新花样没有?”

“无异,我突然想吃甜的,但不要放太多糖,对宝宝不好……”

虽然反复无常了些,但定国公府上下对闻人羽始终有求必应,为人夫者乐无异更是个中楷模。面对妻子一日翻新三次花样的各色要求,乐无异只有一个态度: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能满足的一定要满足!不能满足的创造条件也要满足!

于是在几个月的时间当中,乐无异的时间基本都耗在了搜菜场、下厨房和喂媳妇吃饭并急切地观察媳妇的反应上。以至于在闻人羽怀孕第七个月的头上的某一天,当吉祥看见自家少爷从冷清了许久的偃甲房里探头出来张望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少少少爷?您您您今天怎么有兴趣摆弄木,木木木头啦?”

“嘘,别声张!”乐无异把吉祥一把拽了进去,“你来得正好,来帮我调试一下我新做的偃甲。”

像个焦点一样戳在偃甲房正中的,是一个吉祥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来形容的木头疙瘩。即使见识过少爷的各种金刚力士、千手观音、百战百胜一二三四号,吉祥也没见过比这个长得更奇怪的玩意儿了:主体是一个矮墩墩的木头疙瘩没错,但上头伸出来了好些金属和木头的支杆,有的上头还固定着锋利的刀子,此外,还有一高一低两个类似管子的东西,低的那个还带阀。

“少少少爷,这这这是啥?”

“新做的,我叫它不用加糖一号,”乐无异拍了拍自己的作品,显然很是满意,“吉祥,你快去给我找一些不同种类的水果来,越快越好!”

“水水水果?”

“问这么多干什么,马上你就知道了。快去!”

吉祥提着一大篮水果回来的时候,乐无异正埋头飞快地写着什么,写完了,就顺手往身边的金刚力士七号身上“啪”地一贴。金刚力士的头顶落着一只偃甲鸟,夫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正在说“孕妇腿部浮肿宜食牛乳蒸鸡蛋”之类。吉祥出去这一会儿的工夫,刚刚还干干净净的金刚力士七号,此时浑身上下都已贴满了类似的纸条,连头顶那盏红灯都要被遮住了。虽然这货没有脸,但吉祥依然觉得,此时它的表情一定十分地悲愤。

“唉,娘可真是,不就跟爹去一趟咸阳么,两三天的工夫,还有这么多话要嘱咐……”乐无异嘴里抱怨着,手上却抄写不停。

“少少少爷,水,水果!”

乐无异飞速抄完最后一条来自娘亲大人的嘱咐,跳起来把篮子接了过去,翻翻拣拣,嘀咕着:“有没有形状比较不规则的……唔,”他从篮子里挑出来一个模样歪瓜裂枣的鸭梨,“虽说鸭梨性凉,孕妇不宜多食,不过拿来做个试验倒还正好。”

说着,就把鸭梨放到了木头疙瘩的其中一个支杆上:“不用加糖一号,看你的啦!”

“吱——嘎。”

伴着最初的一声噪音,吉祥瞪大了眼睛,看到自家少爷的新作品开始运转了。先是那个高处的管子喷出一股清水,那个支杆就像人手一样灵活,把鸭梨给洗了一遍。洗完之后,鸭梨被传递到了带刀子的那组支杆上,几把刀子寒光闪烁,唰唰唰唰,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已把鸭梨削皮去核。接着,木头疙瘩顶部打开了一个小门,梨肉被扔了进去。小门随即合上,整个木头疙瘩开始嗡嗡嗡地震动,震动停止之后,乐无异把一个杯子放在了低处的管子下面,拧开了阀门,颜色微白的梨汁从管子流进了杯子里。

“哈哈,闻人想吃甜的又怕有太多糖,我想来想去,只有这样的新鲜果汁最适合了,而且即使我一时不在她也能自己操作,多方便!”乐无异把杯子塞到吉祥手里,眼神充满期待,“来,看看最终成果!”

吉祥苦着脸瞅着这杯果汁,本能地觉得危险,但又不敢违抗少爷的命令,只得硬着头皮,哆哆嗦嗦地呷了一口:“少,少少少爷……”

乐无异殷切地望着他“怎么样?”

“有……有股说,说不上来的怪,怪怪怪味啊。”

“不会吧,”乐无异拿过杯子,自己也尝了一口,表情顿时变得很古怪,“咳咳,那个,我为了防水,给内胆刷了好几层连金泥……”

毫无疑问,带连金泥味儿的果汁是不能拿给闻人羽喝的。乐无异苦恼地挠挠头:“可是不用连金泥要怎么防水呢?木头会烂的……”

“少,少少少爷,常洗,常,常换嘛!”

“那也太费事了,等我再好好想想……”乐无异挥了挥手,“行了,你先下去吧,对了,别告诉闻人我在做这个啊。”

隔天闻人羽忽然想吃卤肉了,然而身为孕妇,她不能吃八角茴香之类的热性香料。为了在不用这些香料的前提下还能把卤肉做得味道不差,乐无异连着在厨房里捣鼓了好几天,不用加糖一号就暂时被他冷落在了偃甲房里。对那杯怪味果汁心有余悸的吉祥觉得少爷应该不会再去折腾那个玩意儿了,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谁知他刚刚从心理阴影中走出来,少爷又把他喊了过去:

“吉祥,你去西市的铁匠铺子找那位最擅长锻造精钢刀的师傅,把我在他那儿定的东西取回来。”

“精,精,精钢,钢,钢刀?”

“叫你去你就快去,哪儿那么多话,本偃师可没那么多工夫磨蹭!”

少爷都发话了,吉祥唯有从命的份儿。他从西市铁匠铺取回来的东西,看起来很像是一个精钢锻造的罐子——却又不是什么标准的罐子,上头还多了些稀奇古怪的附加物。

“少,少少少爷,您的罐,罐子!”

“什么罐子,这是我给不用加糖二号特别定制的内胆!”乐无异一把抢过“罐子”,一脸的“本偃师无法与你们这些凡人交流”的神情,“诺,我现在就来组装,你还是照样去给我找些水果。”

水果就位,乐无异在篮子里翻了一通,最后挑出来一大串紫葡萄:“嗯,这次来试试这种小的果子——上次削皮效果还不错,这次正好试一试剥起皮来会不会出问题。”

照旧是把水果往支杆上一放,水管开始喷水清洗,只是这一次洗完之后却不是传到带刀子的那组支杆上了,而是另一组好像人手一样灵活的支杆。吉祥目瞪口呆地望着那灵活无比的机械手把一颗颗葡萄剥皮去籽,甚至比人手来得还快——“少少少爷,真是神神神了!”

“那当然,本偃师的作品——哎呀!”迎面飞来一块葡萄皮,乐无异猝不及防,正好打到了脸上。他伸手抹下葡萄皮,“啧,看来回头得把这一组支杆再调整一下,免得果皮到处飞……”

说话间,这一串葡萄已经剥皮完毕,葡萄果肉被悉数倒入不用加糖二号顶部的暗门中。伴随着嗡嗡嗡的响声,整个不用加糖二号开始震动。吉祥听着听着,脸色逐渐发白:“少,少少少爷,怎,怎么好像有点不,不不不对呀?”

“没事没事,换了精钢内胆,动静肯定是要比木头大些,”乐无异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继续观察着自己作品的运转情况,“不过这确实有点麻烦,太吵了就不好直接拿给闻人用了……”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烟尘四起,定国公府一角的偃甲房成了废墟。过得片刻,废墟里摇摇晃晃爬起来两个人:“咳咳,吉祥,你没事吧?”

“没没没事,”吉祥一脸惊恐,“少,少少少爷,你又把房子给炸炸炸了,这,这这这可咋整?”

“少爷——少夫人说她想——”丫环翡翠刚跑出拐角就猛地刹住了脚步,“天啊!”

“好了,出了点小事故而已,”乐无异摆出严肃姿态,“少夫人说她想怎么样?”

“……闷了,想要您陪她说说话。”

“我现在就过去!”乐无异拔腿就跑,“那个,,闻人房间隔得挺远,刚才应该没听见动静,千万别告诉她!”

翡翠急了,扯嗓子喊道:“少爷,那这里怎么办啊!”

乐大少爷跑得飞快,眨眼就没影儿了,只剩下一句回答在空气中飘荡:

“你们去给我找人,在爹娘回来之前把这里恢~复~原~样~”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