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则阮】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07-09)

看了今天树姐发的夷则和阿阮的企划手札,本来想打个鸡血一气更完的,结果我又双叒叕对自己的字数预估失误……我以后再也不用上中下标序号了……

说起来我不是在写一篇则阮文吗,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刷了乐乐、闻人、兰生以及一只猫的存在感呢【陷入沉思.jpg】

01-04 05-06



07

“这就对了,你们两个那么般配,之前都在磨磨唧唧什么呢。”

乐无异和闻人羽坐在夏夷则的书店里,笑嘻嘻地搅着他的咖啡。锦鲤在他腿上找了个十分舒服的姿势,呼噜呼噜地求抚摸。闻人羽本来很怕这些毛茸茸的小动物,但是这两年在锦鲤的撒娇打滚卖萌之下,她已经克服得差不多了,此时伸手顺了一把锦鲤背上的柔毛,笑盈盈地望着夏夷则:

“阮妹妹可是个很好的姑娘,夷则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夏夷则露出一副“你们太小看我”的神气,随即反应过来,不对啊,对面这两位为什么自然而然地就摆出了老娘舅的架势?他的目光落到了闻人羽左手中指的那枚求婚戒指上,这两口子最近无意识放闪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即使他已经不是单身鱼了,夏夷则依然感觉自己的眼睛受到了伤害。

于是他客客气气地怼了回去:“你们两个不趁着难得有空好好享受二人世界,跑来找我做什么?”

这两个人前段时间为了买房之类的事情忙得昏天黑地,夏夷则感觉自己仿佛有八辈子没有见到他们了。对面的花店门扉低掩,檐下的风铃倒是依然响得清脆。今天阿阮不在,说是进货去了,并且拒绝了夏夷则的陪同,否则还不一定谁闪谁呢。

“找你来办正事呀!”就见乐无异和闻人羽对视一眼,乐呵呵地从包里抽出一份大红请柬,“下个月十号,我和闻人的婚礼,你要是敢不来,我就把你揍成胖头鱼。”

夏夷则一句“恭喜”刚到嘴边,听见乐无异最后一句话,又给生生咽了回去:“好好好我知道了,您二位快去享受二人世界去吧,我这里还要做生意,就恕不招待了。”

闻人羽抿嘴一笑:“无异,不要胡说——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哦,等等,”她又从包里拿出一份和先前一样的请柬,“这个是阮妹妹的,没想到她今天不在,托你转交一下,可以吗?”

“早知道你已经搞定了,我就给你们两个合一份请柬了。”乐无异在旁吐槽。

“让你费纸了,真是对不住。”夏夷则朝天翻了一枚硕大的白眼。

乐无异和闻人羽没再多耽搁,很快告辞了,他们还要去给这座城市里的其他亲朋好友送请柬。夏夷则翻开请柬,文字内容是手写的,右下角还有一对小人儿的简笔画。字是乐无异的字,画则无疑是闻人羽的手笔。这份婚礼请柬,竟然是他们两个人亲手制作出来的。

他看着看着,嘴角不觉浮起一抹微笑,心绪也柔软了起来。

这天店里客人不多,他拿了一本书慢慢翻看,不知不觉间,天色就暗了下来,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阿阮还没有回来,他正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锦鲤先喵呜一声跳下膝来,轻快地向门口跑去。

他抬起头,就看见阿阮抱着一盆花站在门口,披了一身温暖的灯辉。

 

 

08

“秋天到了,该换盆花啦。”

阿阮愉快地把她那盆“黄香梨”放在了夏夷则的柜台上,金黄色的花瓣团团簇成硕大的花朵,几乎可以让她把脸藏在后面。夏夷则伸手碰了碰那花,笑着说:“多谢阿阮,赠我一枝秋色。”

夏夷则以前也养过菊花,但他还真没见过花朵这么大的。不过一想到阿阮店里的花草长势都比别人的来得旺盛,他也就释然了。

他把阿阮那份请柬拿了出来交给她:“这是你的。”

“唔,是什么……呀,小叶子和闻人姐姐要结婚了?”阿阮抬起头,两眼发亮,“我还从来没有参加过别人的婚礼呢!听人说,婚礼上会有好多好吃的,是不是?”

“是的,你可以想吃多少吃多少,”夏夷则失笑,伸手揉了揉阿阮的发顶,“今天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累不累?”

“不累。好看的花儿太多了,我要一个一个看过去,本来就很费时间呀。”她翻来覆去地研究着那份请柬,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咦?这个小人儿是闻人姐姐自己画的吧?他们要送多少份请柬呀,一份一份画下来,一定很累吧,闻人姐姐真是很不容易呢。”

“是很不容易,”夏夷则把他的请柬轻轻夹在了书里,露出一小节,“不止那图画,这整份请柬,恐怕都是他们两人亲自设计、亲手制作的。”

“这么厉害吗?”阿阮惊叹,随即露出犯难神色,“可是……要是要结婚的人不会画画,该怎么办呢?”

夏夷则一愣,随即意识到她理解岔了:“阿阮,这种请柬可以买现成的,并不一定要亲手制作。”他又扫了一眼请柬露在书页外的一截,心里竟不免有些歆羡,“无异和闻人愿意花费时间精力,亲自制作婚礼请柬,他们果然都把对方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

他在搬来这座城市之前,也结识过许多别的朋友,参加过的婚礼不在少数。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新人亲手制作的请柬。他忍不住偷偷看了阿阮一眼,如果……

下一秒,阿阮就一句话震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夷则,假如有一天我们也要结婚的话,也像这样亲手做请帖好不好?”

“噗……咳咳……”他忍了又忍,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能控制好自己无奈与开怀交织的表情,“阿阮,这种话不可以乱说,知道吗?我会误以为你在向我求婚的。”

“但是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呀,”阿阮十分认真地说,“难道不应该实话实说吗?”

锦鲤就在这个时候喵喵喵叫了起来,仿佛在说它也支持实话实说。夏夷则作势要往猫头上拍一巴掌,被它用一种宁死不屈的眼神盯着,于是手伸到一半只好又收了回来。

“不许欺负锦鲤!”阿阮赶紧伸手把猫抱了过来,那只银虎斑蜷在她的臂弯里,十分慵懒地“喵~”了一声。

夏夷则一时郁闷之极,这货到底是谁的猫来着?

 

 

09

是不是要实话实说之类的话题最后还是被暂时搁到了一边,因为阿阮开始一门心思地思考要给那两位新人送个什么礼物。

一直到婚礼的前一天,阿阮才最终决定她的礼物——一盆百合花。

百合花,是百年好合的好彩头,送新人正合适。这个季节早就过了百合的花期,诚然温室大棚里要找到百合花不难,但像阿阮这盆百合这样,是自然生长如此,可就十分罕见了。夏夷则只能猜测,她大概做了些手脚。至于到底是什么手脚,他不会养花,所以也猜不出来。

抱着一个大花盆去婚礼现场未免有些不方便,因此,在夏夷则的建议下,他们提前一天,把这盆百合送到了乐无异和闻人羽的新房中。

阿阮心满意足地把花盆安置在了电视柜的旁边,然后拉着闻人羽念叨养护的注意事项:“……好多人不会养花,买回去开一次花就扔掉了,多可惜啊。闻人姐姐,你就照我说的做,保证它年年都能复花,而且花期会很长。”

“谢谢阮妹妹的心意,我和无异一定会好好照顾它的。”闻人羽笑着应答,眼里满是幸福与喜悦。这种纯粹的喜悦很难让人不受感染,夏夷则也不例外。他跨上一步,望着闻人羽,真诚地说:“祝你们幸福——不过我的礼物就明天再给了。”

“谢谢。”闻人羽笑得很开心。

从新房所在的小区出来,夏夷则就跟阿阮和闻人羽分路走了。婚礼前一天,乐无异和闻人羽约好了不碰面,各自去和朋友们过“单身之夜”,所以来给他们开门放花的也只有闻人羽一个人。他们两个同时是新郎新娘的朋友,所以最终决定阿阮去陪闻人羽,夏夷则则去找乐无异。

乐无异和他的几个狐朋狗友正在唱K,夏夷则一进包厢就被“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给震得浑身一激灵。他找了个不甚引人注目的角落坐下,没一会儿,乐无异就挤了过来,笑嘻嘻地问:

“阿阮呢?”

“陪闻人去了。”夏夷则十分淡定地回答。

这会儿麦克风交到了方兰生手里,他十分忧伤地唱起了“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浮浮沉沉的在我心里”。夏夷则眉毛一跳,问:“他怎么了?”

“好像被女神发好人卡了吧。”乐无异耸了耸肩,捞过来一罐啤酒,丢给夏夷则。两个人一起同情地望着方兰生,乐无异又说:“不过他被发卡应该已经成习惯了……过两天应该就好了。”

夏夷则说:“我觉得由在场唯一的准已婚人士你来说这个话,似乎不太人道。”

乐无异说:“你可以努力变成第二个。”他给自己也拿了一罐啤酒,拉开拉环,发出呯的一响,“阿阮妹妹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要辜负了。”

“我知道。”夏夷则忽然有些头疼,老实说近几十年来随着改开之风盛行,妖族与人族不得通婚这种条例早就被废除了。但妖们一般来说仍不会选择人作为伴侣,毕竟双方的寿命相差太大,一旦伴侣去世,寿命更长的妖无疑要承受更长久与强烈的悲伤。

而另一个问题是,人妖混血不易诞下后代,他可以不在乎这个,却不能剥夺阿阮拥有自己的孩子的权利。就算有幸能够生下孩子,两族混血的孩子会如何遗传妖族那方的血统,是谁也无法保证的事情。这里面问题太多,每一个都能愁死人。

他此前辗转流离过太多地方,为了避免妖怪不老的容貌露出破绽,他在同一座城市最多停留十几年。正因为这样,他过去的朋友大多只是泛泛之交,几乎没有谁称得上是挚友。

结果到了这座城市,一切都乱套了。先是一个乐无异,自顾自地凑上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跨进了“挚友”的那个范畴。乐无异这一来,自然而然也就把闻人羽带了进来。再然后就是阿阮,他活了三百年,不算太长,可也不能说短,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可是这个“一生”,又能有多长呢?

“夷则你就是这点不好,瞻前顾后想太多,”乐无异看他皱着眉头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在纠结什么,劝导的话倒是说熟了的,“你想怎么样就去做啊,就算有什么问题,不去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你不能解决呢?”

夏夷则认真想了想,反问:“那如果我自己都拿不准自己想怎么样呢?”

“那就阿阮想怎么样你就怎么做啊!这还用问吗?”乐无异几乎是想都没想,条件反射般地回答,可见是个模范妻奴。

那就更没谱了好吗——夏夷则默默腹诽。以阿阮的异想天开,说不定她能头天看见闻人羽穿婚纱觉得好看,第二天就拖着他也拍婚纱照去。

不过……要是她真的提出这种要求,他似乎也并不会抗拒?

连夏夷则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唇边浮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tbc


“黄香梨”是一种菊花的品种,长这样:



评论(7)

热度(22)

  1. 沧海月明晓汲清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