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汲清湘

间歇性挖坑,习惯性爬墙
不要问我到底混哪个圈的我也不知道

【则阮】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05-06)

我对自己的效率hin绝望,等全文写完再圈债主姑娘吧


05

阿阮的花店不卖鲜切花。

她卖盆栽,各式各样的盆栽,从可以放在手心里的多肉,到一人多高的凤尾竹,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夏夷则恍惚觉得,在她手里,这间花店小小的店面仿佛变成了一座奇幻森林,耳边尽是植物呼吸与生长的声音,外面那个属于“人”的世界宛如被隔绝在了十分遥远的地方。

“为什么要把花剪下来呢?花多疼呀!”阿阮如是说。

新一天的下午茶时间,阳光懒洋洋地照着太平街,锦鲤跟着夏夷则来到对面的花店串门,好奇地东嗅嗅,被一盆花惹得打了个喷嚏,吓得往后跳了一步。

“锦鲤,不要胡闹。”夏夷则明知自己的猫十分乖巧懂事,仍然忍不住出声训诫,生怕这小祖宗一个心血来潮打翻点什么,就把自己的印象分败光了。

他来时提了一个用丝带扎得十分漂亮的点心盒,里面装的自然是乐无异特制款芒果班戟。乐无异十分贴心地连小纸碟和叉子都给他备好了,盒子一打开,芒果的香味就飘了出来。阿阮刚惊喜地赞叹了一声,还没来得及伸手拿叉子,锦鲤就跳上了桌面,看起来也想来分一杯羹的样子。

“不行,这个你不能吃。”夏夷则急忙把锦鲤抱起来放回了地面上。锦鲤与美食失之交臂,冲主人喵喵叫了两声,声音中饱含谴责之意,令夏夷则一瞬间错觉自己是不是真的在虐待宠物。他蹲下来试图抚摸以示安慰,被它一偏脑袋躲过,竖着尾巴跑去了门口,跳上了陈列用的木头花架,把自己蜷成了一个大毛团子。

夏夷则无奈了,即使他是条鲤鱼精,也不代表他对于如何哄喵星人这件事具有别样的心得。阿阮已经噗嗤笑了出来:“锦鲤喜欢的话,分一块给它吃也没有关系呀。”

“我不是舍不得给它吃,但是人吃的东西不适合给猫吃,对健康不好。”他向阿阮解释道,“锦鲤总是喜欢跟人抢东西吃,说了它好多次了,就是不听。”

他把芒果班戟移到小纸碟里,推到阿阮面前:“这是我请一位朋友做的,我猜你应该会喜欢这个味道,快尝尝。”

乐无异的甜点,实乃居家旅行交友把妹之利器。当年住在太平街后半段的闻人羽每天出门上班,都会顺路在不要打雷买些面包糕点当早饭。乐无异注意到了之后,就开始每天为她准备一款独家甜点,仅此一份,即使别人看到了点名要买他也不做第二份。如是半年之后,闻人羽在甜点攻势之下乖乖地缴械投降,现在两人稳定交往都已经快三年了。

这份芒果班戟,乐无异做得十分用心,用料都选的是上好的,厨艺功夫当然更不用提。阿阮一口咬下去,顿时瞪大了眼睛:“唔——好吃!夷则,这是你自己做的?”

这姑娘天生一股自来熟的架势,虽然有昨天的经历做铺垫,夏夷则一时间对这样的称呼仍然有些招架不来,顿了顿才答话:“不,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做的。你要是喜欢,我去向他学了怎么做,以后你想吃就不用再麻烦他。”

“咦?”阿阮疑惑地眨了眨眼,还不忘往嘴里又塞了一块,“所以夷则的意思是,麻烦别人算麻烦,麻烦你不算麻烦吗?”

夏夷则顿时觉得,自己的面皮似乎还是薄了点。



06

他和阿阮就这样飞速地熟悉了起来。

诚然过程和他想的不太一样——夏夷则不得不承认,在他三百岁的精生中,并没有和女孩子交往的经历。他能仰仗的,只有自己应对人情世故的经验,和围观他人谈恋爱时总结出的理论。所以从一开始,夏夷则虽然对自身的硬性条件很有自信,但仍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然而阿阮也太不像一般的女孩子了。夏夷则一直认为,人类总是活得特别累,而人类姑娘们更是背负着比她们的男性同胞更大的压力和焦虑。像阿阮一样为人大方,毫无扭捏之态的或许不少,但像阿阮一样无忧无虑,每天都轻盈得像叶尖的朝露、枝头的清风的,简直屈指可数。她似乎完全不会质疑夏夷则一个成年男性接近她、讨好她是不是另有企图,也不会顾虑自己坦坦荡荡地回馈他人的示好会不会造成某些暗示。这样一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固然是越来越好,但连夏夷则也不敢肯定究竟有没有朝着他期待的方向发展了。

起初他是被阿阮这样明亮开朗的性情所吸引,日子久一点,就觉得这姑娘宛如一个用诗句写成的谜。

而乐无异对他这样感想的评价是:真酸。

他向闻人羽求婚成功之后,整个人都带着一种人生赢家般的志得意满,此时看夏夷则的眼神也就分外恨铁不成钢。他知道了夏夷则想要追求阿阮的事情,闻人羽自然也就知道了。这两个人抱着为朋友打探情报的想法跑去阿阮的花店里转了几圈,毫无疑问地和阿阮成为了好朋友。这样一来,夏夷则如今是个什么攻略进度自然瞒不过他们。

连闻人羽都在表达自己的惊讶了:“夷则,你这么优秀的条件,居然花了几个月都不能确定阮妹妹对你的态度?”

听夏夷则说想自己学做点心之后,乐无异就开始定期把夏夷则捉去他的后厨里耳提面命,并且唠唠叨叨:“要想做出最好的点心,就一定要把自己的感情倾注进去。只有你亲手做的,才能让对方感受到你最真挚的感情与诚意。我师父说了,不能把感情揉进面团里的糕点师不是好男人——”

夏夷则把他轰出去了。

不过他还是学了好几样点心的做法,每一样都经实践确认,是阿阮最喜欢的。等他练到能获得乐无异点头认可之后,下一回带给阿阮的,就是他自己做的点心了。

距离第一次见到阿阮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季节换了,花店里阿阮被花与叶衬在中间的笑脸却还是初见模样。她似乎有一种神奇的本领,许多并不当季的花儿在她的照料下,也能开得十分旺盛。那些并不属于同一个季节的花儿在她的斗室中热热闹闹齐聚一堂,夏夷则恍惚有一种自己误入了魔法世界的错觉。

想什么呢,我自己不就是个妖怪吗?他被自己这个念头逗乐了,摇了摇头,拿出了今天份的下午茶点心盒子:“阿阮,猜猜今天是什么?”

阿阮凑到盒子边,皱着鼻子认真地嗅了嗅,那模样真像嗅没开封的罐头的锦鲤:“这个味道是……蛋奶卷!对不对?”

“鼻子好灵,”夏夷则笑了起来,“这个是我自己做的,可能没有无异的手艺好,不过我也花了很多功夫……你尝尝看?”

他把蛋奶卷放进阿阮的碟子里,尽量不让自己露出过分的期待神情。阿阮咬了一口,认真地咀嚼了片刻,忽然放下了手里的蛋奶卷,这在她可是极为罕见的。夏夷则的心顿时提了起来:“怎么,味道不对?”

阿阮摇了摇头,露出了思索的神情:“不,味道很好。不过夷则,你为什么要自己给我做点心呢?这个问题,你可还一直都没有回答我呢。”

夏夷则一时拿不准此时是不是坦诚心迹的最佳时机,只好转移话题:“那你每天给我的书店更换各种盆景搭配,又是为什么呢?”自从认识了阿阮,他的书店就再也不是中性简洁的风格了,阿阮固执地按照她的想法来用花花草草装点他的书店,以至于都有熟客笑问老板是不是终于找到了老板娘。

“因为我喜欢你呀!”

夏夷则手一抖,茶水从杯沿洒了出来。

“哎呀——抱歉抱歉,我忘了这个词儿不能乱用,”阿阮赶快递过来纸巾,“我的意思是,我和你在一块儿很开心,所以我想让你也更开心。你的书店原先太单调了点,所以我给你放些植物,让它有生气一点呀。”

有谁知道坐过山车一般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吗?夏夷则现在算是知道了。他抬手按了按眉心,安慰自己:至少阿阮没有给乐无异的面包房和和闻人羽的武馆也塞满植物。

“但是夷则,这个正好就是我想问你的,”阿阮小小声地继续说,“你做的点心和小叶子做的不一样。不是味道不一样,都很好吃。而是小叶子的点心能吃出来他对做点心的喜欢,你的吃不出来,但是能吃出来另一种喜欢……”

她看看夏夷则,很认真地问:“夷则,你的喜欢,是对谁的呀?”

原来这也是能被吃出来的吗?夏夷则愣了一下,随之释然一笑。他原先还愁找不到好的时机,想不到合适的时机居然就这样自己送了上来,他点点头:“对,我喜欢你——是无异对闻人那种喜欢,不是你刚才说的那种。”

“咦?”这下轮到阿阮愣了。她瞪大了一双美目看着夏夷则,夏夷则亦沉静地回望她。两个人互相瞪了半天,阿阮先撑不住破功了:夷、夷则,你别笑话我,以前没有人跟我说过这种话,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是你至少可以确定,你不讨厌我这种喜欢吧?”

“当然不讨厌啊!”阿阮摇头如甩拨浪鼓,“我怎么会讨厌夷则呢?”

“那……”夏夷则感到自己内心有一丝慌乱,当他仍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你愿不愿意试试看,做我的女朋友?”说完又飞快补了一句:“不答应也没关系,我还会继续给你做点心的。”

阿阮低下头,脸上腾起两朵红云。

“好。”她说。


tbc


我发现我基本就不是在写他俩谈恋爱,而是在扯嘴皮子。。。【由此可见我果然不会写谈恋爱

评论(4)

热度(23)

  1. 沧海月明晓汲清湘 转载了此文字